烬灯

无穷官柳 无情画舸 无根行客

<<

热爱中国古典文化与俄罗斯文学

诗歌/读书/杂物

苏轼/辛弃疾/杨修/埃尔文·史密斯

谢谢你看见我

>>

“神要把我处死就处死吧 我永远对他存着希望”

既然时隔这么久再一次为你哭了
那再为你写点什么也无妨

2

清心寡欲/心如死灰/古井无波三十题


最近就这种状态
不太能算梗题,随便写写吧

01 什么也不会发生
02 与以往所有爱好渐行渐远
03 不让自己忙起来就会很难受
04 不需要伪装 心里本来就什么也没有
05 没有喜欢做的事 只好去学习
06 “我好像有点喜欢这个人”
     “以后某天我会忘掉他的”
07 习惯性低质量微笑
08 大家人都挺好 深交就算了
09 凡是能被夺走的 好像也没什么不能舍弃
10 凡是费力才能得到的 好像得不到也不会怎么样
11 努力是因为习惯如此 怠惰亦然
12 再也不想看政治新闻了
13 真心称赞所有人 不想成为任何人
14 对着半懂的古籍眼神放空 却觉得文字很美
15 打开手机听别人说废话
16 关掉手机看自己写废话
17 出于对自己的不信任 不再订远大的计划
18 感到最舒服的时候是睡觉
19 提前完成任务 把空出来的时间浪费掉
20 时间过得真快
21 哭得越来越少
22 丧失野心 白日梦却日渐滋长
23 身体沉重僵硬 大脑空而且轻
24 写不出结构完整的东西 除了作文
25 脑中常常冒出半句古诗词
     没有上下文也不记得是什么时候在哪里读到的
26 不能理解恋爱中的人
27 所谓“大气”“淡定”不过如此
28 对“死亡”一词毫无感觉
29 会无意识地在纸上写下脑海中出现的胡言乱语
30 我等待复活 但也许它不会到来

5 26

此间故人

 
[2016年旧物补档]
 
.
精致与活力
世间唯有他集二者于一身。
.
后来他爱上了一个紫色的人
后来 梦里放映了
一场无知而热烈的电影。
他是太阳
时间唯一比月亮更纯正之物
他是白昼
而创造黎明
.
他献花、眨眼、若即若离,
并濡养一万人的童年爱情。
可爱的走绳索者
死而不朽的搁浅渔船
再次相会:
看一眼,然后回避
.
再没有人见过他。
关于铁树会否开花
他拒绝留下预言。
.
“谢谢你的存在”,
他像没听见一般微笑起来
.

5

博物馆

.
那时我很想 就一直这样下去。
寒气升起,青铜装饰墙壁,
空气是新拆封固体胶的气味。
某盏孤灯剔透,燃在颅骨中。
.
一幅刺绣。历史的骨灰。
糖丝在咖啡中潜泳,迂回。
在天台我们讨论爱情,
那永不可能在我们之间存在之物
近处,青草血液的芬芳,
远处,雨和城市的气味。
.
越王失去了他的剑:
有人自认为更需要它。
某先贤的帛书,在他死后示众。
冷暗的光源 你把它踩在脚底,
看上去你仿佛站在
月光的棺椁之中。
.

*「你」没有实际所指的人物。

2 12

我我我……???

9 28

这个男人是多么完美

.
这个男人是多么完美,
坚毅,良知,西方人理想的形式。
雾水深浓的夜,我发现
一种无所谓的态度
极深地埋藏在他身上。
.
我打开灯。我想让他醒来。
我站在广场中央说,他还活着。
一只吸血的蝴蝶吮吻他的断臂,
温柔。大概,我早该如此。
可他完美而我懦弱,
对他我永远只是看着,
先是隔着玻璃然后隔着火;
箭射中镜子,并在命中前折断,
一块冰碎裂在窗棂边。
.
勇敢且坚强者
而今尚不多见。何况,他智慧。
假如我不是这样悲伤,我还会说
他好看。除了他的眼睛
别的宝石不配雕 他的心。
渥丹之颜,其君也哉。
.
我曾宣称他还活着。我错了。
我以为 让他早逝
算不得什么上天的慈悲,
我以为。蜡焰的光帘里
徒然升起芳馥的热浪,如他这一生,
把爱抚都施散给不配的人。
第一次我想到 他或许也不完美,
我以为,我以为。
.

7

那个,卖,卖安利了…
 
《幸会!苏东坡》
 
我们苏胖的……类似……个人志之类的东西???
 
关系表啊年表啊什么的都做得很精致
 
还没仔细看,总之先安利一发…

7 38

平时没有对比 总是误以为学习还挺快乐的
现在闲下来才发现 我只想堕落☺

5

他在湖中割腕,因为他爱过

.
他在湖中割腕,因为他爱过。
月光游动,梭子鱼皎洁,
轮换亲吻他的肌肤,因为他爱过。
他记得曾有一只手,如莲花般,
如莲花般栖息在帘后;曾有个声音,
细细软软,念一篇遗书又读一首词,
“斫去桂婆娑 人道是清光更多”
.
他曾命人造两尊雕像,皆是青铜;
其一是早死的初恋,
其二是反目的战友。
一个持剑,一个有纤纤玉手,
在他们之间他挖一个坑,
拿某把破尺丈量了长宽高,
也计算生前身后。而今他只好奇
自己为何抛弃这预备的床铺,
像当初背弃一切再难回头。
此刻他在月下割腕,因为他爱过。
.
他割裂自己的爱,因为他死过。
有一只莲花般的手,在记忆中苏醒,
摆弄几道丝线,编织一个生命。
他记得有几个人,在他睡时
不安分地绕床乱走,
说者无心,竟惊破一场大梦。
于是于是,他终于割腕,
在月下,在湖中。
.

2 23
 
1 / 14

© 烬灯 | Powered by LOFTER